离婚案件原告为何超七成是女性?

很多人把婚姻比作围城,进出都很艰难,那是不恰当的,自由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围城。个人认为,婚姻就是相爱的两人需要的一种法律保护。文化中所蕴含的专制会渗透到各个层面,包括政治上的专制,生活中的专制,婚姻作为生活的一部分也不例外。自古以来的嫁一从终,立贞洁牌坊,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说法都说明了文化的专制带来了婚姻中的专制。而避免婚姻滑入专制的有力武器,那就是婚姻中的自由–在感情上保持的爱与被爱的权利。只有夫妻双方各自保持自己的爱与被爱的权利,才能产生彼此的吸引和敬重。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对方这种自由的存在,进入婚姻后就和进入婚姻前一样继续存在竞争。因为婚后相处时间暴增,婚姻的双方本来隐藏的缺点都逐一显露出来,所以必须更努力去展现自己去弥补这些缺点才能继续赢得对方的爱。否则,对方一旦不满意,就会行使自己的自由,到婚姻外面寻求爱与被爱。有时即使做到最好也是不够的,因为自己本身的智力,性格,颜值等各方面的限制,时间推移带来的爱的淡漠等,对方还是去爱了或被爱了,对方并没有错,那是她的自由和权利。问题的关键是自己给予对方的魅力不够了,或简单地说自己不是对方的菜了。这个时候,去指责对方错了,那是最错误的做法。你只能做对方眼中更好的自己。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认真思考了。就要从心底里拷问自己到底爱还是不爱,如果不爱了的话,对方如此待我,直接走人。如果是爱的,就接受煎熬,让自己更真心对待对方,结局就是对方回到身边或过来和自己说再见!就如男人包小三,女人出轨,从道德层面去干涉人家婚姻中自由没有任何意义,要么忍受等待回来,要么直接说再见。当然有些地方由于文化或宗教的原因禁止婚姻中的自由–爱与被爱的选择,如通奸罪之类的,那婚姻就会因为法律的原因成了围城,再要享受爱与被爱的权利,就要先突出围城了。兄弟姐妹们,记住了,婚后还是拥有自由的–爱和被爱的权利,那是保护你们幸福的武器!3/14/2016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女性权利意识不断觉醒。”刘洋说,在中国社会背景、文化渊源下,女性首先想到通过诉讼的方式解决纠纷,走出婚姻围城,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女性能够通过法律武器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捍卫自己的人格权利,体现了女性在法律观念上的一种全新的进步,也是中国人权领域不断发展变化的体现。

哪些原因促使如此高比例的女性通过离婚诉讼走出婚姻围城呢?

但淑华认为,随着男女平等观念的深入人心和女性受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我国女性的独立自主意识日益增强,这也重塑着她们对婚姻关系和婚姻功能的认知。女性对婚姻、对丈夫的心理依赖减弱,对丈夫不良行为、习惯的容忍度降低,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离婚概率。

在刘洋看来,婚后2~7年离婚高发,意味着存在闪婚闪离现象,夫妻之间融合稳定的周期变短了,婚姻关系承受外来压力的临界值变低了。社会发展太快,人际交往太频繁,给家庭带来了冲击。

其次,女性的经济地位提升。女性在经济上相对独立,这既为她们提供了离开婚姻的资源,同时也使她们在婚姻关系及离婚博弈中占据相对有利的地位。

北京西城法院与多所高校心理学院系及知名心理专家、学者建立了合作交流机制,法官在案件审理中遇到棘手的心理情感问题即可直接向心理专家申请引入心理修复和疏导,缓和当事人情绪,保障诉讼程序,和谐解决纠纷,有利于从深层次解决家事纠纷的症结,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再次,社会观念的变化。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加剧了社会流动的频繁程度,熟人社会逐渐向陌生人社会转变。以往来自双方家庭和亲戚邻里等的舆论压力如今对女性离婚的约束大为降低。与此同时,民众价值观、道德观的多元化发展使得社会对女性离婚、再婚的态度趋向宽容。

韩永飞发现,家事类案件庭审中当事人情绪激动、法官反复维持庭审秩序的情形十分常见,因为情绪对立拒绝领取起诉书、拒绝到庭、拒绝表达意见的大有人在,甚至个别人会有自杀的风险。特别是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施暴方与受暴方都可能产生心理问题。同时,有些离婚案件的当事人双方感情尚未完全破裂,但是在第一次离婚诉讼原告被驳回诉讼请求后,被告往往苦于没有方法、技巧,无法充分利用判决生效后不得提起诉讼的六个月时间去修复和挽回感情。

在黑龙江省克东县宝泉镇石山村,孙某某起诉与杨某某离婚。1987年,二人经他人介绍,没有登记便同居在一起。孙某某婚后生育二女,均已成年。杨某某经常酗酒,酒后就打骂孙某某,两人分居达四年之久。

“尽管以前也有研究发现离婚案件中女性主动提出离婚的比例高于男性,但此次公布的比例之高仍不免令人震惊。”中国法学会婚姻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但淑华告诉记者,这一数据说明,当今女性对婚姻质量具有更高的期待,更加注重自己的情感需求与感观体验,当婚姻无法为其提供满足感时,相当多的女性选择不凑合、不将就,主动走出婚姻的“围城”。

女性对婚姻质量期待更高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法官韩永飞告诉记者,随着人们思想的进步解放,男女思想变化较大,特别是“80后”“90后”,年轻人结婚越来越跟着自己的感觉走,个性强,不愿意妥协,闪婚闪离。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1987年未依法办理结婚登记及共同生活,依法构成事实婚姻,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互相帮助。而被告对原告实施家庭暴力且已分居,未尽到丈夫的责任和义务,应视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对原告提出离婚及原告应分承包地5.3亩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就离婚态度而言,在全国离婚纠纷一审审结案件中,夫妻双方只有一方想离婚,另一方不同意离婚的案件占比为91.09%。从判决结果看,65.81%案件的判决结果为当事人双方继续维持婚姻关系。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