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华:离婚也需要跑遍中国么?

图片 1

余秀华:离婚也需要跑遍中国么?

图片 1

一剑飘尘

1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余秀华离婚了。对于这个结果,我一点儿也不奇怪。很久以前,我就说过:婚姻这种生活方式,一定会退出历史舞台。根本的原因在于:婚姻不是适合人类生活的方式,特别是一夫一妻制。婚姻存在的根本原因并不是什么狗屁的爱情,而是源于男女双方的需求。所以,同性恋婚姻,就让他们婚吧,既然他们有这个需要。哪一天,要是有人要和动物、桌椅结婚,也不奇怪。我们只要把婚姻看作是选择一种非独居的生活方式即可。


但是,我很想对余秀华说:请不要为离婚找借口。

因为写出了《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等爆款诗歌,草根诗人余秀华火遍中国大江南北。因为出名之后,就坚决和丈夫尹世平离婚,余秀华一时间毁誉参半,很多人诋毁她忘恩负义,成了出了名就看不上发夫的女版陈世美。

坦白说,那篇文章恶心到了我。里面为了给余秀华的离婚寻找合理性,说了许许多多关于男性对方的坏话。我就不重复了,免得午饭都吃不下去。我就是想问:余秀华,你是一个在婚姻里都可以“跑遍大半个中国去睡”男人的女人,难道离个婚还需要借口么?

在当今中国,离婚还是一个争议事件。余秀华,又选择在自己大红大紫之时离婚,更容易让人们产生忘恩负义的联想。她那个相形见绌的丈夫尹世平,自然更加容易的,挑动广大吃瓜群众同情弱者的敏感神经。

不就是成名了,瞧不上原来的老公么。这有什么呢,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大不了就是一个现代陈世美,但是陈世美又有何辜,如果他完成了婚姻中应该履行的义务和责任的话。何况现在这个时代,谁不知道婚姻并不是卖身契呢。

所以,余秀华曾经的脑瘫患者身份,被包办婚姻伤害的受害者身份,也就被人们遗忘了。

我不是瞧不起身体有缺陷的人(看看在美国被训练的,连“残疾”这个单词都说不出口),但是你的婚姻全天下都知道,是一种交易。能够娶你这样的女人的男人,在中国这个市场上,一定属于弱势群体一员。你当初嫁给他,一定也是因为买不起跑遍大半个中国的飞机票。所以,在那个时候互相结合,不是什么过错。婚姻本来就是交易,不要跟我说爱情。你应该比我还清楚,婚姻的实质。

人们只感觉,脑瘫患者余秀华,还能找到一个四肢健全的男人尹世平,关键人家还愿意当上门女婿,她都应该千恩万谢。

既然是交易,就有时效性。天下不存在永恒的买卖——那不是买卖是垄断。所以,当你地位改变了,离婚也是必然。我倒是奇怪,你怎么拖了这么久,应该是刚刚成名的时候,还没有获得足够的经济独立吧。

曾经,作为弱势的一方,作为包办婚姻受害者身份的余秀华,就这样,因为看起来不道德的离婚,被忽视了,变成了强权的代名词,堕落成可耻的施暴者。

所以,离婚对于现在的你来说,真是再正常不过了。不正常的是,你跟记者讲述那么多的借口,透露那么多的彼此之间的隐私。这真特么地让我算是大开眼界了:就不能为自己留一点点儿遮羞布么?您知道什么叫优雅,什么叫品味么?

所以,曾经的余秀华,这个在婚姻里被长期忽视,遭受语言暴力、人格侮辱的受虐者身份,也就被人们遗忘了。

我前面说过了,你在低位改变之后离婚,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因为婚姻中交易双方的条件不对等了。但是,你现在这样透露对方干了那么多的烂事,我倒是不由得会想:对方都差到那个地步了,你当初还不离婚,说明作为交易另一方的你,又是多么地低劣啊?你也不怕未来的哪个傻冒想“跑遍大半个中国来睡你”的时候,看到你的这些狗屁倒灶的事迹,突然阳痿么?

人们只认为,尹世平常年在外地打工,过年时才回家,反而是顾家的典范,不给余秀华生活费也不再是罪过。酒后的尹世平,让残疾的余秀华洗脚端茶,似乎都是理所应当。尹世平为了讨要工钱,指使余秀华撞车讨薪,也变得理直气壮。

我一直批评中国文化是一种非理性的文化,是一种不分是非的文化。道德诉求在中国文化中占有的地位太高,让中国人活得太累。余秀华这样一个可以“跑遍大半个中国来睡”男人的女诗人,为了一个完全关系到自己幸福的婚姻,都需要通过这种贬低对方的方式,抢占道德高地,也算是对于这种文化的一个证明。

“你是残疾人,人家不敢撞。”

呜呼,余秀华,如果说原来因为你的诗而产生过一些对于你的人性的美好遐想的话,看了关于你离婚的这篇报道,我不由得想:其实你是没有勇气跑遍中国去睡男人的。你只是在等着男人买单来睡你罢了。

身体残疾的余秀华,只有在这样的时刻,对于尹世平来说,才好像变得有点用处吧。

2016 03 14

曾经,作为可怜的一方,曾经充当受虐者的余秀华,就这样,因为看起来不道德的离婚,被忽视了,变成了蛮横的发威者,蜕变为万恶的施虐者。

所以,当余秀华去法院起诉离婚时,没有一个人,因为她的脑瘫患者状况,同情她怜悯她,给她提供帮助;所以,当余秀华的丈夫尹世平提出一百万的精神损失费,也没有人觉得不妥——实际上,按照法例规定,只有婚姻一方出现重婚、家暴、虐待和遗弃家庭成员等现象,婚姻的另一方,才有资格提出精神损失赔偿。

所以,余秀华频遭诋毁,被某些人打上恶俗的标签。

再退一步说,余秀华离婚,要当女版陈世美,是万万使不得的,一个脑瘫患者,哪里有什么离婚的资格?

不被自家男人待见的女人,在中国不是司空见惯吗?女人在婚姻里逆来顺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是中国婚姻的普遍现象吗?

你一个曾经的残疾女子,能够找到一个上门女婿跟你过日子,感恩戴德还来不及呢,一朝功成名就,就不再安分过日子,先想着离起婚来,不是穷人乍富,忘恩负义吗?

中国女人,自古以来,就是男人的附庸,一个身患残疾的女人,要来挑战男人在婚姻里面的主导地位,实在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然而事实上,改变中国婚姻模式的序幕,早已拉开。余秀华,只是其中一个较为耀眼的角色罢了。

2


网易大号槽值,在本月8号发表了一篇文章《看了离婚大数据,我发现了一条惊人的规律》。文章引用中国社科所研究员李春玲的报告《社会变迁背景下中国青年问题研究》,提出了这样一种现象:

1990年,按照结婚的年龄,“男大女小”的婚姻模式占70%,“男小女大”的婚姻占13.32%。

然而20年后,“男大女小”的婚姻模式从70%下降到43.13%,“男小女大”的婚姻则从13.32%上升到40.13%,姐弟恋婚姻猛增。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