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久天长的忧伤。。。

就这样不冷不热,不紧不慢的时间过去了六个月。有一天晚上钟琪在写东西,QQ响了,他查看,还是简谧。简谧跟他说自己考试考的很好,还说自己为了考试前一天熬夜到后半夜三点钟。钟琪说,那你的眼睛不是敖红了啊?简谧忽然说,“那你想看看我眼睛红了没有呢?”钟琪的心里一阵兴奋和发紧,迅速打字写下“想看”,然后发了出去。开始紧张的等着简谧发视频过来。

晃眼又三年,今天我已为人妻,想想那些青春的过往,仔细寻思起来,只有一个你还停留在我的记忆中,恍然昨日。

音乐还在轻柔忧伤的诉说着,那似乎是一段浸满泪水的往事。钟琪面无表情,脸上闪过灯影,在黯淡的车里,只有他的心痛的声音。三年前,如果他没有加那个闪动的小喇叭,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今年我三十岁,在这一年我学习了篮球,学会了游泳,参加了舞蹈比赛,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件大事–结婚,但新郎却不是你。

钟琪说要准备来找简谧的话说了之后,简谧一直在幸福的等着他。可是时间又过去将近半年,钟琪没再提这样的话。简谧有点沉不住气了,有一次就问了他在为他们的将来做着什么准备。钟琪说,他准备了很多,包括最难的事情。简谧知道钟琪的母亲曾经过问他这件事,他母亲不同意。

那天,你带着我,你说你要去送一个女孩,说话的表情很凝重,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如此忧伤,后来我哭了,我才明白,那个女孩对你的重要,而你对我的重要。你们在离别的车站告别,你和那个女孩在公交车里说话,我和你的朋友在车外看着你们,你们拥抱,那你们亲吻,那个女孩哭了,你哭了,我哭了。

有次同学打电话给他说,问给他发了个邮件他看到没有,他打开电脑看邮件的时候才想起前几天加过的那个人,果然看见在QQ里看到一个闪动的头像。钟琪回复完同学的邮件就跟那个人聊了几句。

我来到你的城市,却没敢去参加你的婚礼。

之后好几天钟琪都没上网,似乎都忘了这事。

渐渐的,你变得对生活无所谓,也许对我也无所谓,你不想你的将来也没想过我们的将来,慢慢的,我开始心灰意冷,一点一点失望。
最熟悉的,是毕业季前夕,也许你感觉到了我要离开,也许你觉得我是个现实的女人,也许我感觉到了你的忧伤,特别温柔的眼神让我不敢多看你,我知道在我睡着后你悄悄地看着我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我们从没说过要分手,却在送你离开那天,你对我说,乖,先回家,不过多久我去找你,我们又可以见面了,然而,眼里透出的,我们都知道回不去了。

一个周末,钟琪打球回来洗完澡,坐在电脑前希望简谧能来。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简谧真的来了,他们聊了很久,钟琪问她这几天睡的可好,眼睛不红了吧?

你总是很爱打游戏,也许是因为我不够重要,也许是我太爱计较,我始终觉得把自己和游戏比较哪个更重要是傻逼才会想出的事情,可是我还是这样做了。

钟琪忽然感觉到一丝异样,他翘起嘴角眯起眼睛,回复了几个句号,还加了一个抱抱。

一个月后,你大胆的说要来找我,而我是个决绝的女人,我相信现实,我冷漠,我健忘,一封电邮结束了我们11年的情感,我把你的QQ删了,微信删了,存在电脑里的照片删了,总之关于你的一切我都删了,做这一切的时候,我好像没有哭,只有害怕和惊慌,没有留下一秒给自己后悔的时间。你也没有给我打电话,没有试图来找我,就这样,我们真的分手了。

钟琪的心忽然变得焦悴,他看着视频中的简谧泪流满面的脸,哭红了的那对大眼睛肿着。他好久没说话。

婚礼前的那天晚上,你给我的好朋友打电话,说明天我就要结婚了,可以跟我讲电话吗,我撒了个谎,但是扩音中传来熟悉的声音与一点没变,你哭了,过了那么些年,你依然把我放在心上,其实我挺内疚的。

钟琪的车里反复放着那一只忧伤唯美的音乐,天渐渐的亮了,他也到单位了,而他的心不知道是该平静还是跟着音乐一起忧伤,一直忧伤到地久还是天长。。。

还记得我们认识是在高中,你和我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年级,不同的班,认识你,也许是缘份。刚开学那天你把我的行李搬到宿舍,问我从哪里来,喜欢什么,会不会想家,我们聊得很开心,后来你问我喜欢音乐吗,我说我想组乐队,你惊呆了,一个戴着眼镜斯文的小姑娘竟然喜欢摇滚,后来,你有了你的音乐工作室,你是乐队的吉他手,我是经纪人。那个时候,我想我是喜欢你的,不只是因为音乐。

时间久了,简谧忽然不知道是钟琪的母亲不同意还是钟琪自己不努力,反正在一段时间里,她忽然经常跟钟琪闹别扭,各种苛求闹腾,钟琪被她闹的有时候心烦,就几天不来跟她说话。这时候简谧就像丢了魂一样的痛悔自己,她流着泪拿着纸巾,一边擦着一边跟钟琪解释。钟琪也说:“亲爱的,我理解你,你给我点时间吧。”可是简谧听他这么说,忽然又忍不住急躁生气了,她说:“已经又快过去半年了,你到底为了我们的将来做了什么准备?”钟琪说了很多,简谧听不进去,哭着说:“你是不是在搪塞我?如果你总是没信,那我们是不是就没有将来了啊?“

过了三个月,也许是压力大,也许是因为分手,我选择了一个人的旅行,去了一个我们三年前一直说要一起去而没有去的地方。我以为我不会忧伤,我以为我始终是冷血的,可是,去到了那个曾经站在许愿树前拍照发给你看,对你说,三年后我们一定要一起来的地方的时候,一瞬间就崩塌了,我想我是爱你的,只是我不曾察觉这爱有多深,对你的伤害有多大。

钟琪天不亮就已经在上班的路上了,冬天的日光总是那么难得见到,天短。

在之后几次的说话里,钟琪得知这个女人叫简谧,不是每天都来找钟琪说话,但是她会告诉钟琪她什么时候来。钟琪忙忙活活有时候忘记上网,想起来的时候登录QQ都会看到简谧的留言,无非也就是一些她今天都做了什么事。几次这样的留言之后,钟琪忽然在一次留言里看到简谧对自己说“想你了”。

从此钟琪就总是希望能跟简谧视频来看看真实的她究竟有没有那么美。

之后他们就开始每天都说话了,想不到他们有那么多共同的话题,钟琪很幽默很爽朗,经常逗得简谧呵呵笑个不停。

钟琪好半天也没说话,但是到此刻为止,他们已经走过了将近三年。他平静了一会,说:“亲爱的,你的一切我都接受,我爱你就会爱你的一切。”简谧的眼泪像决堤的水,她哭的泣不成声,钟琪说:“亲爱的,别哭了,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