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少女萌萌哒的文先生

图片 1

文先生今年53岁了,是一个性情中人。他爱好文艺,喜欢摄影,作诗,听古典音乐,也喜欢写文章。他的文章里充满了对自然界现象的思考,对人类终极去向的疑问,对人类痛苦的哲学思考,主张终极关怀;对哈姆雷特的“to
be or not to
be”的答案孜孜以求,在克制自己对金钱和两性欲望方面付出了百般努力,虽然经常以没克制住而告终。他喜欢风花雪月的浪漫意境,尽管他从来没给老婆买过一次花,过过一次生日;他喜欢美丽的女人,经常盯着她们看时总是会忘记自己已婚。他喜欢说自己出身高知家庭,父母都是革命老干部,说自己的老婆跟他门不当户不对,因为岳父是大学普通教师,岳母是银行普通职员。尽管如此,他也曾好心的去看过生病的岳父岳母,推过坐轮椅的岳母,岳母感动的不行,觉得他特别善良。

图片 1

文先生比他妻子大7岁,当初就因为他推了做轮椅的岳母,岳母觉得他出身那么高贵还那么平易近人,是个善良人,可靠,而且比自己女儿大挺多,一定成熟很多,能够在日后的生活中替女儿拿大主意,撑起生活,再加上文先生对自己的女儿也是百般的疯狂追求,女儿自己也觉得这个人是挺好,挺可以托付的,两人就结婚了。

房子是个家,但家的感觉是你给的

婚后文先生跟自己的老婆也有过很温暖的时候,有过一起聊天嬉闹,也有过很伤感情的事情发生,那就是文先生跟单位的几个女同事在交往上界限很模糊,引得老婆对他产生了信任危机。有几次老婆去他单位找他一起下班后去逛街,不巧都遇见他和女同事单独呆着,见他老婆进来后,那位女同事匆匆离去,他也脸色泛红,老婆满腹狐疑。女人对这样的事很敏感,非常好奇非得问个究竟,虽然答案是也不对,不是也不对,但她们还是要问,文先生因此跟老婆争锋相对的争执,最后实在不想深说就给老婆扣上“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的帽子压得老婆抬不起头,悲愤难当。

前几天在一个公众号的留言区里,看到一个男士悲伤的“心声”:“她离开我了,因为我买不起房子。”奇怪的是居然获得了很多赞被顶到了第一条。

有一次,文先生家附近新开了一家饭店,很有特色,文夫人给他打电话说今天不想做饭了,想去那家新开的饭店吃。文先生同意了,下班后二人一起去了。那里环境不错吧,新开的,服务员很热情的送来了菜单,文先生拿过来开始点菜。他从第一页一直翻到最后一页,服务员大概有点忙,就说他先去别的桌,等文先生选好了再叫他。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服务员急忙跑过来说,先生抱歉让您久等了。文先生说,“没事,我还没选好呢,你先忙去吧,我待会叫你。”文夫人问,“你选什么呢这么久?”凑过去坐在文先生旁边才明白,原来他在犹豫两个比较类似的菜,一个十九元,一个十七元,他不知道选哪个合适,就叫来服务员,问哪个菜的量大。服务员似乎有点鄙夷的眼神说,都一样。文先生又开始继续论证该选哪个菜。

在他后面的几条留言中,又有一条类似的,这是一个女生的留言,大意是:“闺蜜和男朋友分手了,尽管那个男的把工资卡都给她了,但就是因为没有房子,希望她以后不会后悔。”同样,也获得了很多赞。

好不容易选好了,文夫人想吃那家的特色馅饼。文先生说,“回家自己烙呗,又不是没吃过的,在外面点没吃过的。”文夫人只好作罢,一想这年头还有什么是谁从来没吃过的呢。没多一会,菜都上来了,文先生叫住马上离开的服务员说,你给我上一盘花生米,用手一比划,是那种免费试吃盘的大小。服务员眼神里流露出明显的鄙夷,对文先生说:“对不起先生,您要的那种6块钱,试吃盘是不给客人上的。”文先生还坚持让人家上,服务员无奈,只好端来试吃盘给了他。吃饭过程中,文先生用手指甲抠牙,吃饭时吧嗒嘴。文夫人几次提醒他,他嫌夫人事多。就在文夫人刚要喝汤的时候,文先生一个喷嚏,把嘴里的饭菜渣滓喷进汤碗里,文夫人忍无可忍,拿起包离开了饭店,留下文先生在后面大声叫嚷。

从什么时候开始,结婚的前提变成了房子?如果你的女朋友离开了,房子就理所当然的为你背锅,你想过房子的感受吗?

有一年秋天,文先生忽然咳嗽发低烧,去医院检查后竟然被诊断为肺结核,需要住院治疗。文夫人请了一个月的假照顾他,给他送三餐,每周还接他回家洗澡。给他从头到脚的洗完后,还给他剪手指甲和脚趾甲。

我下面要说的都是真实的例子。

后来,文先生出院康复上班了。没多久他们有了即将出生的孩子。文夫人腹部很明显了还去市场买菜,有一次被邻居看见她拎着两袋子菜往回家走,正赶上来接她的文先生。邻居对文先生说:“你可真行,老婆身体这么不方便,你还让她自己出来买菜。”文先生没说什么,拎过来菜一溜烟没影了,留下文夫人在后面慢慢往家里走。

B先生已经结婚两年了,而且已经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房子呢?他是住在岳母家里的,也就是老婆家里;车子呢?岳父给买的。

有天下午,邻居听到文先生和夫人在激烈吵架,原来文先生给他过生日的姐姐寄去几百块钱,被夫人发现了问及起来表示了不满,文先生瞪起眼睛跟还在孕期的夫人大吼。夫人气哭,一时激愤的说要去医院做掉孩子。文先生竟然大声喊:“你去啊,去啊!”孩子都那么大月份了,文夫人如何舍得做掉呢,不知道文夫人当时的心情如何,可是人人都可以想象的到吧。

也许你要说他倒插门?但完全没有呀,他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自食其力,他能养他的老婆和女儿,只是买房子的钱嘛,确实还拿不出来。

文先生在孩子出生后给孩子照过不少相,摄影是他一大爱好,在国内的某个杂志上还发表过。都是些干枯的树枝伸向蓝天,布满皱纹的老人,夕阳西下等等很唯美的画面。给孩子照相时,文夫人主张抓拍,那样更有真实情趣,可是文先生坚持让孩子站好,摆姿势,弄的孩子几次就抓狂了,他依旧不顾孩子的感受坚持让孩子摆姿势,孩子被折磨超出忍受范围开始哇哇大哭,文夫人带着孩子要回家,他就在后面没玩没了的数落着娘俩。

可就是这样的B先生,当年还是她老婆逼的婚。亲自到B先生家里,说房子?没关系,我们家有,车子?没关系,就坐公交嘛!

孩子稍微大点了,文先生开始带着孩子去同事家,当着孩子的面,当着同事和同事孩子的面,夸人家多么优秀,然后告诉自己的孩子向人家学习。孩子每次回来,脸上的落寞让人心疼。夫人建议文先生别这么做,伤孩子自尊,可是文先生从来都不曾认为自己会犯错误,就扯着脖子跟夫人吵,说夫人不虚心。

然后两人就这样领证了!

这样的日子久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也随着日子流逝变薄。孩子大概7岁时,文夫人偶然认识了一位男士。那位男士外表英武,个性幽默豪放,对文夫人关心备至。那是一种文夫人在文先生那里从没体会过的一种男性魅力。文夫人不由自主爱上了他。他们经常的短信电话不断,文夫人又恢复了往日的温柔和微笑,心情逐渐有了阳光的味道。有时候那位男士也来看文夫人,他们的相处一定很好,那段时间文夫人充满了女人的宽容,温柔的微笑,也更加的任劳任怨。

B先生的老婆那时候也大学毕业才第二年,正是青春年华,她不需要倒贴房子求嫁人,可她偏偏选了一个没房没车的男人还死皮赖脸的要嫁给他,如今呢,两人一起带女儿,一起打王者,出来聚会时脸上总是平淡而幸福的笑容,尽管生活仍有压力,家里也有烦恼,可是身边有你。

可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文夫人跟那位男士的的短信有一次不小心被文先生发现了。文先生疯狂的大哭以示自己的屈辱,跑去岳父岳母家痛说痛斥文夫人的不齿行为,然后给所有亲戚打电话告知此事,包括他的姐姐,外地表姐七大姑八大姨,甚至外甥侄子还有他自己的朋友同学。顿时,文夫人四面楚歌陷入所有人的辱骂中。文先生还去电信营业厅打印文夫人的通话记录,搜集文夫人的日记本,说要以此做证据,准备将来对薄公堂,甚至还想去文夫人的工作单位闹,让文夫人名誉扫地,财产孩子什么也得不到,用他的话说,要“置她于死地”。

女人选择一个男人,大多数时候不是看车子房子,而是看希望。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