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王老五”征婚未果婚介所被判返还服务费400万

图片 3

我们的《人民网》-财经栏昨日的“钻石王老五”花700万高调征婚
一文引英国媒体高调转刊,同時引来无数英伦媒体人和西方爱网人的口水与眼热、羡慕无限……

“富豪”张先生与婚介所签订服务协议,拿出700余万征婚,结果婚没征成,预付款也索要无果。张先生诉至法院,要求婚介所退回钱款。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4日披露,该院二审作出宣判,判定婚介所还服务费400万元。

图片 1

张先生是一名40余岁的大龄单身男士,把寻找另一半的希望寄托在婚介所上。为了觅得一位能与自己携手一生的伴侣,张先生于2009年12月开始,同上海某婚介所先后签订了《钻石王老五征婚网爱情定制服务协议(高级版)》、《钻石王老五征婚网爱情定制服务协议(尊享版)》、《“最浪漫的工作”策划方案》之《项目预算》等协议,约定婚介所为张先生配备婚姻顾问、心理咨询师,通过发布征婚广告、海选广告等在全国范围征婚,张先生需支付相关服务费用。这些协议签订后,婚介公司也确实在网上网下为张先生一番“张罗”。

《人民网》-财经栏昨日的文章写道,身家金砖无数的“王老五”喜欢动辄以征婚的形式登场,“钻石王老五”张先生就想通过此方法找个合适的女人,托了一家婚介所,豪花700万元征“老板娘”。张“王老五”是40余岁的大龄单身,为了觅一位能携手的女伴,六年前开始同上海一婚介所先后签订了《爱情定制服务协议》。协议约定,征婚服务成功后,张向婚介所支付30万元年度服务费。2010年,“王老五”张又和婚介所签订《爱情定制服务协议》,双方约定年度服务费为100万元,还约定“猎头定向覆盖上海、杭州、宁波三个城市”。其后,“王老五”又前后分三次签订《爱情定制服务协议》,约定由婚介所为张提供征婚候选人的相关资料或信息,至此,“王老五”张共向婚介所支付服务费700余万元。

除了配备婚姻顾问、心理资询师以外,资料显示婚介公司准备了面试人选、推荐人选,同时建立资料库,在网站、报刊、杂志、电视台等发布征婚广告、海选广告、推广报道,还策划、举办“最浪漫的工作”全国征婚、多城巡游等活动。然而截至2010年5月,张先生前后按婚介所的要求支付各项费用超过700万元,却始终没有找到满意的伴侣。

图片 2

2014年3月,张先生诉至法院,要求婚介所退还全部服务费。法庭上张先生表示,虽然双方前前后后签订了四份协议,但实为一个项目,就是为自己寻找合适配偶。自己支付了这么多费用,但婚介所并未提供所有项目服务的实际开销、花费成本等,自己根本无法断定婚介所究竟提供了哪些服务。

合同签订后,婚介所为“王老五”张配备婚姻顾问、心理咨询师,面试人选,推荐人选,建立资料库,在网站、报刊、杂志、电视台等发布征婚广告、海选广告、推广报道,策划、举办最浪漫的全国征婚、多城巡游等活动等。钱是花了,活动也开展了,但效果不佳,“王老五”张还是张“王老五”,始终没能找到女朋友。“王老五”认为,婚介所对其有所欺骗,没有为其找到满意的对象,也没有提供服务收费700万余元的凭证。会计事务所报告存疑。张“王老五”于是要求婚姻介绍所退还全部服务费遭拒绝,双方打起官司。历时1年多,婚介向一审法院提供了会计事务所的鉴证报告,证明其在接受“王老五”委托婚姻介绍事宜期间,为“王老五”所做的各项业务支出近500万元。一审、二审、再审,法院认为婚介公司在与“王老五”张约定的两年服务期内,并未尽合同义务且其出具的500万元业务支出凭证不可信,并在判决中对双方争议的问题进行了逐项分析。

上海一中院在二审中查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鉴证报告中记载的项目支出情况报告,均是根据钻石婚介所提供的资料计算得出,其中诸多费用支出未获得张先生的认可。婚介所自述员工数50人,但是鉴证报告计算工资费用时所附工作人员清单显示远远超过50人。

图片 3

法院审理认为,婚介公司在与张先生约定的两年服务期内,并未尽切尽合同义务且其出具的500万业务支出凭证不可信,并在判决中对双方争议的问题进行了逐项分析。其一,婚介所在收取张先生高昂的服务费后,却在两年时间内仅安排了8名候选人与张先生见面,难以认定其已尽合同义务;其二,婚介公司为证明自己支出大量费用的主要依据为专业会计事务所出具的鉴证报告,但是其中包括车辆费用、项目预算、奖金在内的高额开支并无证据证明得到张先生的认可,难以认定这些与张先生婚介项目有直接关联,且报告中记载的奖金实际费用支出比预算支出少40余万,在不考虑该支出真实性的基础上,这部分差额也应当退还;其三,鉴证报告中所列员工人数远超出其二审自述的员工数额,该工资项目支出真实性存疑,且将本属婚介所自身营运成本的支出列入张先生婚介项目花费,亦不合理。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