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死亡(2)

面对死亡

图片 1

救死扶伤是医务工作者的天职,救人如救火,刻不容缓。这是我从小所受的教育,曾自认为是一个天经地义的真理。

内容摘要:1月10日,陕西省商南县试马镇大雪纷飞,天寒地冻。商洛日报社驻商南试马荆家河村工作队一行3人来到商南县试马镇敬老院探望集中供

但在加拿大这个不同的国度里,它却受到了冲击。由于不同的伦理观念、社会道德标准,加拿大的医务工作者在实施救人的职责前,必须先了解和尊重被救者本人的意愿。

1月10日,陕西省商南县试马镇大雪纷飞,天寒地冻。商洛日报社驻商南试马荆家河村工作队一行3人来到商南县试马镇敬老院探望集中供养在敬老院里的五保老人。听到敲门声,敬老院工作人员,来到门口见到门锁上结了长长的冰溜子,钥匙已插不进锁眼,只好叫人提来一壶开水将门锁烫开,才把工作队迎进院子。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中的两位主人公都是我非常敬重的朋友。

迎接工作队的女院长谢宝民两手沾满面粉,连连解释说她们正在包饺子给老人准备午餐。走进厨房操作间,只见五名工作人员正在包饺子。原来,敬老院每周都要给老人包一顿肉饺子。院长拿出每周食谱,打开一看,这里天天都给老人供应鸡蛋、肉菜、鲜奶和主食,早餐是鸡蛋、面包、牛奶和稀饭等,午餐为米饭大肉、饺子和馒头等,晚餐为面食、拌汤和麻食等,一周用餐不重复,而且品种十分丰富。据院长介绍,试马镇敬老院共有5名工作人员,集中供养全镇24名五保老人,有1人因患精神病最近被送进县精神病院,目前实际在院是23人,年龄最小的是39岁的残疾聋哑人李升波,最大的是82岁的李启水,他们大都缺乏生活自理能力,全院有4名老人是彻底失能者,吃饭、穿衣、洗澡都要靠工作人员护理,还有10多人为半失能者,只有说话、吃饭和穿衣基本能自理。因此,做饭、送饭、喂饭,洗衣、穿衣、洗澡和拆洗更换被褥,给老人们换衣服、洗头和理发就是工作人员每天基本工作任务。

安娜是我管的病人,一位六十二岁的黑人老太太。两年前,因为中风造成了半身不遂,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住进我们老人院。在加拿大,老人住进老人院的时候,都需要签订一份协议,声明今后在不同的身体状态下,愿意接受何种治疗。其中包括在失去知觉、心跳骤停等紧急情况下,是否愿意接受人工呼吸、胸外心脏按压等抢救措施。

工作队来到老人房间走访。先是来到荆家河村五组65岁老人陈邦坤房间,看见他床上干净整齐,被子叠放有序,褥子绵乎乎的,室内清洁卫生,老人正在做着健身运动。老人说:“这里吃得好,天天都有鸡蛋、面包和牛奶,每周还能吃上肉饺子,比家里好多了!”隔壁穆宝成老人,手里拿着半个没吃完的鸡蛋,连连迎上来与工作队握手、让坐,他说:“我在这里吃得好、睡得好、玩得好,过得很开心,什么都不缺。屋里有暖气,穿着棉衣还嫌热呢!”

安娜的选择是:放弃抢救。

翻开老人院的病历,很多老人都做出这样的选择。可能出于不同的心理:或许不愿再次中风时拖累家人,或许不愿经受更严重的病痛,或许希望有尊严地离去
……

安娜身材稍胖,平时不太爱说话。也是由于中风的原因,她的吞咽比较困难,所以每次吃饭时,都需要我们的工作人员给她喂饭。大概是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安娜偶尔会无缘无故地烦躁起来,对工作人员发脾气,把身边的东西摔到地上。

汤姆是她的男朋友。与安娜恰恰相反,他身材瘦小,性格活泼开朗。他每天晚餐的时候都要来老人院,帮工作人员给安娜喂饭。他经常和我的女同事们开玩笑,要把他的三个儿子介绍给我的女同事们做男朋友。他会弹吉他,弹一种黑人的乡村小调,他经常在晚餐以后弹琴唱歌给大家听。

他有很多粉丝,很多老人吃完晚饭后,都会自动聚集在休息厅听他唱歌。我也是他的粉丝之一,非常喜欢听他唱歌,那优美的旋律,仿佛让我看到了开满鲜花的草原,顿时就忘掉了工作上的劳累。久而久之,晚饭后在休息室里给大家弹琴唱歌成了一个惯例。很多老人在晚饭后会不自觉地聚集在休息室里听他唱歌。如果汤姆喝过了酒,高兴的时候还会为大家跳一种扭屁股的舞蹈,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我告诉他,我很喜欢他的舞蹈,他答应一定教我。

我劝过汤姆,不要过度饮酒。但是他不以为然,他认为这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而汤姆最忠实的粉丝是安娜。每次汤姆表演的时候,都是安娜一天中最安静、最幸福的时候,从她脸上那幸福的笑容中就看得出来。

有一次安娜又在饭厅烦躁起来,大喊大叫,将身边能抓到的东西通通摔在地上。正在大家忙得不可开交,想各种办法安慰她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大喝:闭嘴!然后哗的一声,一杯橘子汁被泼到安娜的脸上。

安娜那狂躁的呼喊戛然而止。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汤姆出现在饭厅里,做出那种出人预料的举动。汤姆的行为,已经严重地违反了老人院的规定,我应当立即把他带离现场。但是我没有那样做,因为我看到安娜的眼神异常温顺,从一个躁动的母狮瞬间变得那么小鸟依人。在工作人员擦洗干净安娜脸上的果汁和地板上的污物后,安娜开始在汤姆的帮助下吃饭了。他用这种方式爱着她,而他是她的精神依赖。

来会诊的精神科医生告诉我:安娜原本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里里外外全靠安娜支撑着这个家。脑出血使安娜在一夜之间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也严重地打击了她对生活的自信心。上天给她安排了一个她不愿意接受的现实,而她自己又别无选择。她恨这个社会和生活抛弃了她。而她原本认为没出息的男朋友汤姆,一直不离不弃,默默地支持她走到了现在,成为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如果没有意外发生,我们的生活还会继续,明天也许会变得更美好。安娜也许会对生活重新建立起信心。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

有一天晚饭时汤姆没有来,我替他给安娜喂饭,她一边吃饭,一边看着饭厅大门,我知道她在等汤姆,但是一直到晚饭结束,汤姆都没有出现。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汤姆偶尔因为特殊情况而不能来,第二天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第二天,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恢复正常,我接到汤姆的儿子打来的电话,听到了一个最不想听到的坏消息。

昨天是汤姆领取养老金的日子,他又喝醉了。后来被路人发现晕倒在离家不远的一条小路旁,身边是他那把从不离身的吉他和一只空酒瓶。后来被送到医院,诊断为心脏病急性发作,由于错过了时机,抢救无效。一只酒瓶和一把吉他伴随汤姆走到了人生尽头。

这一切,安娜浑然不知。我喂她吃饭时,她总盯着餐厅入口处,等那个已经不可能到来的希望。我不敢看安娜期望的眼神,心中一阵阵地酸楚,好想哭,但不能。

晚饭后,那些老人仍习惯性地聚集在休息厅,然后又一个一个失望地离开。再也不会有汤姆悠扬的琴声和优美的舞姿了。

受中国的传统观念熏陶,加之我对安娜的了解,我实在不忍心告诉她真相,我不愿意让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再受到打击,希望总比失望好。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