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茜:一个很女人又很不女人的台湾奇女子

图片 3

陈文茜可以没有腰线,没有挺拔,只需懒慵地靠在钢琴边一坐,眉眼盈盈处,款款风情不经意间就流泻出来。

1958年,陈文茜出生于台湾宜兰的富甲一方的名门望族。幼年时父母离异,她从小被被寄养在外婆家。

同样经历了白色恐怖的台湾女人,或许得益于日据时代和民国范儿残存的影响,兀自将悲情修成内敛,把温婉融入骨髓。

这些年,陈文茜走出偏安的小岛格局,踏足大陆,致力于两岸的文化交流,创作了《文茜的百年驿站》、《只剩一个角落的繁华》、《树,不在了》等畅销书籍。

胡紫微推崇芙蓉姐姐的S型腰线,其境界依然停留在女人肉身的摇曳生姿的层次,在乎的是男人的肾上腺激素。

图片 1

陈文茜一句“历史总是水流残月”,便胜却胡紫微无数。

她淡然笑对排山倒海的诋毁和层出不穷的威胁,然而,她说:世间最可怕的,是社会对女性的成见。

自我感觉腰线良好的才女胡紫微在最近的一篇博文《如何成为一名妖孽》中说了一句很伤广大师奶级女人的话:“没有腰线的女人是没有前途的女人。”还举了两个不甚搭界的例子:玉婆伊丽莎白泰勒和芙蓉姐姐。

当时,外婆给了她很大的空间,她不想上学时,外婆帮她写请假单;作业没写完时,外婆动员全家人帮她写;每天晚上她看电视看到结束,让家人一度很忧心,但外婆却说“不要告诉她妈妈,小孩子长大了就会知道读书的重要。”她没有让外婆失望,一举考上了台湾最知名的高等学府——台湾大学。

经历过多少政治炼狱的中国大陆女人,早已炼就了一身铮铮铁骨。从谈吐的口吻,,眉眼顾盼,举手投足,到遣词用句,都透着一股咄咄逼人之气。

之后,她与当时从事社会运动的民进党前大老贺端藩相恋。她曾经说过,贺端藩不是高大帅气型的男人,但却是民进党内难得的正直的人。两人闪电结婚,这也是陈文茜唯一一段婚姻。但这段婚姻没有维持多久,两人就分道扬镳。

恰好正在读台湾才女陈文茜的一本书《乱世佳人》。插页里陈文茜的照片,五官没有胡紫微那般精致,腰线更已经荡然无存。如果陈胡两人PK摇曳生姿,胡紫微必定胜出得毫无悬念。

图片 2

她这篇教导女人与衰老,皱纹,老人斑,松垮与水桶腰作殊死斗争的博文听起来掷地有声,或者用她自己的原话来形容更有恰当:“一个硬梆梆的存在。”

12岁时,外婆就跟她说:“女人如果不是没办法养活自己,不一定要嫁人。我看你这个样子,要做人家的媳妇是很困难的。你嫁给比你有钱的,他看不起你。可是中国社会里头,你跟一个比你穷的男人在一起,他有自卑感。所以女人只要能力好,其实在婚姻里头是会很吃苦的。”

在摇曳生姿的胡紫微与腰圆剩脂的陈文茜之间,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对于结婚的年龄,她给出的答案是80岁。“所有的人觉得80岁该办丧礼,那我为什么不能来办婚礼呢?”

可是,陈文茜无论是气质上和文字上的摇曳生姿,却是胡紫微不能望其项背的。

图片 3

海峡两岸的女人,尤其是知性才情女人,总有一种泾渭分明的区别。

不得不说,陈文茜的外婆真的是很通透也很勇敢的女人,她看穿了中国社会男强女弱的本质,却没有把传统的价值观强加给外孙女。

用一位朋友的话说:“没有腰线的女人,也可以扬手是春,放手是秋。”

与其对政客鞠躬,不如让别人对我鞠躬。

她是陈文茜。

陈文茜作风大胆,思路敏捷,能谋善辩。她的出现在台湾刮起了一阵旋风,被称为“陈文茜现象”。

陈文茜要从政,疼爱她的二舅专程从美国飞回来,责问她是否要走上她外公的后路?她母亲也一度与她断绝关系。一直到她1987年赴美留学,全家人才松了口气。

上中学时,“朋克”文化刚刚兴起。凶悍的教官将其自然卷的头发判为“发型不合格”。她干脆烫了一个爆炸头,染了7个颜色。“不能让教官的话说得没有根据。”

工作时,她从未追求稳定,多次改换跑道,当过唱片公司主管、网络公司董事长、基金会董事长、党主席助理、电视与广播节目主持人,畅销书作家,在每个领域都纵横捭阖,颇有成就。“40岁以前,我是个异乎常规的人,40岁以后,我根本就不必有轨道了。”

突如其来的“3.19枪击案”打乱了她的布局。陈文茜首先站出来质疑陈水扁自导自演,然而国民党还是在选举中的失败了。当年年底,彻底失望的陈文茜宣布退出政坛。

可她说:“爱情没有是非,爱情的本质就是一种疯狂,愚蠢的人在爱情中堕落,聪明的人在爱情中成长。”

1998年,她被选为台湾地区最具影响力、最有智慧的女人,获评《亚洲周刊》英文版1997年全亚洲25位创造趋势的人物之一,也是唯一上榜的台湾人。陈文茜被视作民进党的明日之星,还一度成为副总统的热门人选。

于是,陈文茜穿着低领的大红背心、迷你裙,露出大长腿,头发染成黄色,十个指甲涂十种不同的颜色,以一副ChinaJoy
Girl的姿态出现在各种政治场合。原因无他,她就是穿着自己喜欢的漂亮衣服工作而已。

2010年,她发起制作的纪录片《±2℃》,描述了全球暖化对台湾的影响,指出全球暖化、气候剧烈变迁,台湾将会是第一批气候难民。这部纪录片获得台湾重量级企业领袖的大力支持,鸿海董事长郭台铭、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华硕董事长施崇棠等共同出资,画家几米无偿提供作品。陈文茜表示这部纪录片没有版权,欢迎大家无偿公益播放转寄转载,期待唤醒台湾人民与政府对环保的重视。

她被李敖誉为台湾最聪明的女人,被陈水扁称作台湾最可怕的女人,纵横政治、媒体、金融、娱乐等诸多领域,是指点江山的美女政客,也是妙笔生花的文坛妖姬,作风大胆,特立独行。

陈文茜才华出众,不到24岁就成为《中国时报》美洲版副刊主编,领导一帮比她大得多的男人。

陈文茜说:与其让很笨的人来统治我,不如让我去统治很笨的人。

那时的台湾民风还很保守。女性政治人物都必须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打扮趋于男性化。她的一位女性朋友根本不近视,却戴着眼镜。因为如果表现出女性化的一面,民众就不会信任你,就不会投票给你。

对待爱情,她不期待,也不反对。爱情没有重要到你需要去追求它,也没有重要到你需要去反对它。

毕业后,她在知名律师事务所工作了两年。她很快就发现,尽管当律师声望好,收入高,但并不适合自己。那时,她代表英国船公司,对面坐着遭遇海难的船员家属。作为律师,她必须义正辞严地跟他们说:“根据你丈夫与船公司签署的合同,我们是不需要全额赔偿的。”但心里却在咆哮,这是什么鬼合同?

李敖曾说,像胡因梦、陈文茜这样聪明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的。

在浩瀚的历史中,她读明白,屠杀只能是一个不断循环的悲剧,而迷信“国族主义”,只是从一个民族主义,逃向另一个族群主义。

1995年,陈文茜结束留学生涯回到台北,成为民进党文宣部主任。

20岁时,她就开始参加党外政治运动,是台湾民主化运动的第一批参与者。对陈文茜来说,政治最大的魅力在于,透过政治的权利,可以让一个地区、一个国家超越原来的样子。她开始为政治人物方素敏、尤清策划选举文案,积极介入政治,并主编新潮流月刊。

2005年,她在凤凰卫视主持《解码陈文茜》,又陆续推出了《文茜的世界周报》、《文茜的异想世界》、《文茜的世界财经周报》、《文茜的与我们的人生故事》、《文茜的虚拟秀》等节目,见解独到,大胆敢言,收视率均居高不下。

从政,不是传统观念里女性的职业选择。对陈文茜来说,从政尤其艰难。

的确,陈文茜至今单身,她的感情世界也一直纷争不断。

她坚定地说,仇恨的政治是没有前途的。如果让一个仇恨的政党领导国家,就会从一个悲剧走向另一个悲剧,没有终止。

刚从台大法律系毕业的陈文茜,遇见了大她11岁的前民进党立委林浊水,两人迅速陷入热恋。林大才子绕着她打转,最后她提出分手时,林浊水还一度轻生,震惊政坛。

律师维护的是当事人的利益,却不一定是社会的正义。

一石激起千层浪。前党主席徐信亮随后宣布欲脱党参选总统,立委施明德也表示萌生退意。有民众吐口水骂她背叛,也有支持者哭着请求她不要走。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