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浪子回头金不换吗?

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人有兴趣再议论这个婚姻的谁是谁非,惨痛的是当事人,已经淡出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被所有人的人逐渐遗忘,成为往事,成为流水,成为遗迹。

话再说回来,不管什么样的情况下,浪子回头的先生是否值得婚姻的维持就是仁者见仁的事情了。我个人是赞成浪子回头金不换这个想法的,但是在这个想法背后有多少真实的程度也是因人而异了。婚姻的修复与浪子回头一样都需要勇气,信心和决心。只能说,一旦双方出现了浪子回头,也接受了浪子回头,就要认真对待,做出浪子回头与接受的决心和恒心,而不是心有旁怠,看情况发展再说!双方如果不对彼此做出承诺,并且保持这个承诺,那么所谓的浪子回头就是一个说法而已。

画家的外遇第一次在朋友圈子里面掀起波澜的时候已经是N多年前的事情了。婚姻外遇在当时跃入时髦前卫的上海已经是见怪不怪,
大家奇怪的只是画家这个性格平静和顺,受制于老婆管理多年的人居然也出轨了。

我的另一个女友B的先生先后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而其不止一次,闹得女友B决定离婚。后来终于先生浪子回头后,他们的婚姻依旧在原来的轨道上维持着。但是让女友B耿耿于怀的不是先生的出轨,而是出轨期间给情人的情书让她经常猜疑先生对这个家庭的感情是否可以信任。

世界上没有完人,但有自知之明的人。如果我们都能够自知之明,好好对待自己和自己关爱之家人的无形资产的养育,那么这个世界人为的不幸和悲剧是否会少一点?!

在女友B先生与情人的情书中,她先生信誓旦旦地表示一定会与老婆女友B离婚,而与情人结婚,一切不过都是时间问题。看了这些情书,女友B心生疑惑的就是,既然先生表示了一定与自己离婚的愿望,那么这种浪子回头的真实程度到底有多少呢?

几经辗转,画家的老婆终于得知了这个消息,她勃然大怒,想当年,画家追求她的时候,她已经有一个谈婚论嫁的男友。是她被画家打动而放弃了男友,嫁给画家的。所以结婚之后,她自然有了凌驾于先生的动机,随着时光的转瞬,这个动机被逐渐实现为行动。
画家是属于性格平顺柔和的文化人,对老婆的越位管理一向不予追究,听之任之,直到外遇出轨。

最主要的是,婚姻一旦到了这个地步,就存在着信任破损的问题。一旦双方的信任开始出现分裂,感情关系就受到了严重的考验。

作为画家的好友,我一点都不惊讶。对我来说,他的外遇是吃早的事情。
我和画家的老婆仅见过几次面, 但是印象深刻。 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饭局上,
她就对几乎是陌生人的我大讲特讲她小时候感情坎坷,因为母亲在家里的独裁而造成的缺少家庭温暖的畸形心理等等一般人是不会与素昧平生的人讲的心里话。
我想这些往事积压在她心里越久,她的感情闸门的压力就越大。

事情峰回路转的结果是情人沉不住气了,生了离开这段关系之心,而女友A的先生百般挽留不住,导致两人关系破裂。对于年轻却没有什么经济与文化底子的情人来讲,在这段关系中虽然得到了物质的关怀,感情的爱护以及精神上的提高,但未来一片漆黑的前途让她不满,加上与女友A的接触中发现情敌原来是一个温文尔雅、心地单纯的人妻,因此也多少心生不忍,不希望自己横刀夺爱而毁坏了一个家庭,毕竟女友A多少年来全部心血灌注在对孩子的用心与爱护上是众人有目共睹的。

画家的心理非常沮丧。失去情人的温柔已经让他难过伤心,老婆的蛮横更加让他难堪。
他一蹶不振,几乎画不出新的画作来,事业一度搁浅。

对于男人来说,出轨似乎很容易,但是面对出轨后的情况发展却束手无策。当他们用下半身想问题的时候似乎一切都不难,当事发到一定不得不做决定的那一步,上半身想问题时就出现麻烦了。一般都是,最后没有走开的那位是老婆,因为尽量维持一个家,不伤害的孩子基本上是老婆的首选,而单纯地追求感情上的满足则是情人的首选。因此何去何从基本上都不用男人用脑子,大部分都是情人看情况不对先撤军了。当然,也有很多老婆隐忍不了,而自己带着孩子离婚而去的。

曾经有个朋友对我说,开车还需要考到驾照,但结婚生孩子却不需要任何执照,所以导致了很多人的不负责。
从某种层面上看,他并没有错。
任何事情,比如婚姻,比如生子,都需要当事人的理智、素养、文化、道德和责任等各种无形资产的培育和种植,而这种无形的资产是看不见摸不着,甚至不为一般人理解的。
很多时候,婚姻的失败,看似外遇,但实际上却往往是当事人缺乏或者忽视无形资产的一种表现。

这位先生与情人发展已经有四年,都是在瞒着太太的情况下进行的,最后一年此事曝光,把全家都搅了进来。说起来,女友A算是宽宏量大之人,即便知道了先生的事情,也从来没有胡搅蛮缠过,而是用一种尽量平和的态度看待这一切,即便心中不快也隐忍,而不是像一般抓到先生外遇的太太那样大哭大闹。

因为从小母亲神经质的蛮横以及对她父亲和孩子的精神折磨,使得她已经成为了一个心里的某些的方开始变态的女人。随着时光的流逝,
她心里的暗影长期得不到专业心理医生的治疗开始像肿瘤一样在精神的深处蔓延,使得她从外型到眼中的神采都给人一种沉闷和压抑感,想起她来,我的眼前飘过的就是一个暗淡冷冰的光影。

女友A平静地跟我讲述这段经历的时候,没有多少激动或者愤怒,而是全盘的分析与理解,更像是一个心理医生的角色。经过了一段先生与情人分手而导致的地震之后,看似尘埃落定的浪子回头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少的开心与平和,而是担忧地观看着前景,不相信是否此事不会重演。

事情发展的越来越离谱,画家的老婆已经把画家的外遇告诉了画家签约的画廊老板,画家的客户,画家的买家等等工作有关的人士。
因此,画家的处境越来越难,一度几乎都无法卖画,也没有人愿意跟他老婆纠缠再上门买画。

女友A的先生号称结束了自己与国内情人的关系而浪子回头,然而女友A却没有多开心,而是心有余悸以及充满疑惑。

画家的悲剧在于他根本忽视婚姻对象潜在的心理问题,并对她因为心理问题而产生的蛮横和专制步步忍让,怂恿了对方的各种坏毛病的滋生。
而当对方所有的坏毛病使得他无法忍受的时候,以外遇作为抚平内心不满的糖果,背负上一个不负责任的骂名。
而作为画家老婆,她也许根本不具备结婚生孩子的理性和精神条件。像她这么一个从小被母亲的蛮横和专制折磨到精神内心失衡的女孩,如果不能治疗好心理的创痛,她做不到给予别人一个公平关爱的机会,哪怕别人是她的先生和孩子。不是她不要好好对待他们,是她的心理的问题阻止她能够这样做。
一旦,她认为平静的生活被外遇而打破的时候,她本来失衡的心态一下子彻底逝去全部理性的平衡,亲手扼杀了自己本来可以给予或者得到的幸福。

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在这两个女友先生出轨的关系中,发展到后来都是摊牌的问题,不管是与老婆的摊牌还是与情人的摊牌,无非都是何去何从的问题,当事情真的摆到台面上的时候,两个男人选择的都是对双方表示出不离不弃的决心,然后看哪一个人还愿意接受他。如果双方都接受,那么他们就坐享齊人之福,而双反有一方走开,他们就心安理得回到剩下的那一位那边。在这样的状况下,剩下的那一位不管是太太还是女友,都对自己最终到手的那个男人疑虑重重。

画家真的以为自己爱上了女学生,毕竟结婚多年,他已经感受不到来自另一个性别的柔情似水的温柔。
而这个温柔一旦出现在生活里时,就像一块鲜艳娇嫩,甜蜜无比水果,画家自然不忍放弃。

而两个女友的先生的说辞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就是我都浪子回头了,说明我对你的感情更多,对这个家的责任更大!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